展览海报

2016年6月21日下午,由See+画廊策划的—日本摄影大师作品展开幕,展览展出包括森山大道、荒木经惟、深濑昌久、须田一政、沢渡朔和濑户正人六位日本摄影大师的原版作品。本次展览作为See+画廊日本摄影大师系列个展的预展,集中呈现了崛起于1960、70年代具有代表性的六位摄影师的作品。

日本当代摄影起自1950年代后期,其时多受荷兰摄影家埃尔斯肯、美国摄影家克莱因等西方摄影家的影响,开始逐渐偏离报道摄影的主流,深入开掘摄影这个媒介与摄影家自身的关系,突出个人关照现实的视角。与此同时,随着对于摄影本体的认识的深入与对于语言探索的深化,摄影的“日本性”也悄然浮现。

展览现场

日本的摄影家们的摄影在表面上看是一种观念先导的艺术实践的同时,也在内里渗透了一种日本式的面对现实世界的本质性的方法论。他们的观念呈现在表面上却又往往非常“现代”或“后现代”,展示方式也非常到位,非常西化,但同时却又无处不让人感到一种隐约的“物哀”的底色。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森山大道 1938年10月10日出生。

森山大道是日本最具影响力的摄影大师之一,以其具有强烈风格的黑白城市街头摄影闻名。他的作品曾在世界多个国家展出。1999年美国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森山大道回顾展《Stray Dog》(野犬),其后在纽约大都会美术馆及日本协会画廊举办巡回展;2002年又在纽约及伦敦举办了展览;2003年法国卡地亚基金会为他在巴黎举办了大型回顾展;2008年日本东京都摄影美术馆为他举办《夏威夷》回顾展;在科隆、苏黎世、阿姆斯特丹、米兰、奥斯陆等地也都举办过巡回展。2012年10月在香港举办了《反射与折射—森山大道写真展》。

荒木经惟 1940年5月25日出生。

荒木经惟以其性爱题材作品闻名于世。从出道至今,一直都是备受争议的人物,但这丝毫没有影响他成为日本最重要摄影大师的地位。荒木经帷著名的影像集《阳子》,惨淡的记录了他与他死去太太阳子的情事写真,应验了情欲是一种挣扎,生命是一种即逝。

荒木经惟在全球范围内举办过难以计数的摄影展,作品被日本国内外美术馆和博物馆广泛收藏。他1994年获日本室内设计论坛大奖;1991年获第7届东川町奖;1990年获得日本摄影学会Shashin-no-kai奖;1994年因作品《山池》获首届太阳奖。

出道以来荒木经惟出版了超过350本出版物,其数量每年仍在增长,他被认为是日本乃至全世界最多产的艺术家之一。

冰岛音乐人比约克是荒木经惟作品的仰慕者,也曾为他做过模特。

2005年,美国导演特拉维斯·克洛泽为荒木经惟拍摄记录片《Arakimentari》。

深濑昌久 1934年2月25日出生,2012年逝世。

20世纪70年代,深濑昌久与荒木经惟、细江英公、森山大道等人一同设立了workshop摄影学校,并成为日本战后摄影的重要人物。其代表作包括《游戏》、《洋子》、《鸦》、《父亲的记忆》和《家族》等。主要作品集包括 Yugi, 1971, Yoko, 1978, Karasu, 1986。

从20世纪70年代~21世纪初,深濑昌久参加过很多重要展览,其中:1974年纽约现代艺术美术馆“新日本摄影”展;1986年牛津现代艺术博物馆,与森山大道、细江英公和东松照明一起的“黑日:四人之眼”展;1996年卡地亚当代艺术基金会“夜降之前”展;2002年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走出日本”展等,确定了包括深濑在内的几位日本摄影师在国际上的知名度与地位。除此之外,深濑还举办过诸多个展,其中1979年在纽约国际摄影中心举办的《鸦》引起了轰动,其中作品 Karasu 获1976年第二届伊奈信男赏摄影大奖,1992年获第八届东川赏特别奖。

2010年《英国摄影期刊》曾邀请摄影师和作家评选过去25年来最好的摄影集。深濑昌久的《鸦》战胜了美国女摄影家南·戈丁的作品集,排名第一。

须田一政 1942年出生。

当用摄影表现他们时,它们就像存在于现实内部的某个深处角落,并向着我们诉说着什么。我虽还未能完全掌握这个灵术,但我希望透过摄影将它们收取到我的掌心。

与森山大道、石内都、荒木经惟等其他几位日本摄影大师相比,须田一政的名字并不被广泛熟识,但他却是最不可被低估的日本摄影大师。

在2003年休斯敦美术馆展出《日本摄影史》时,策展人安妮·图卡(Anne Tucker) 说:须田一政是她心中最日本的摄影家。

沢渡 朔 1940年1月1日出生。

在女性肖像摄影领域尤为出名。以著名写真集《少女爱丽丝》闻名于世。

上学期间就已经在《每日摄影》及《女性自身》等杂志上发表过自己的作品。大学毕业后进入日本设计中心。1966年开始成为自由摄影家。

1973年与意大利的女模特Nadia合作,拍摄了许多以她为主题的作品。

濑户正人 1953年12月10日出生。

1978年濑户正人成为深濑昌久的助理。作品系列包括 Living Room、Slient Mode、Picnic、Binran 和 Cesium。濑户作品中的对象常常是各种亚洲群体。他的摄影从前期聚焦于人物肖像,到现在开始向“物”和“景观”探索。

濑户说:时代在变,年轻人不断地涌现出来,时代在变,又出来一波人,每个人都在尝试不同的拍摄手法。正是因为时代的变化,你无法确定这个时代的东西它真的是好是坏,只要是尝试过、有所感悟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