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片

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19日驳回检方逮捕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的申请,称现阶段逮捕这名韩国最大企业实际掌门人“理由不足,没有必要”。

【有惊无险】

调查“亲信干政”案件的韩国特别检察组16日向法院申请逮捕令,指控李在镕在这起案件中行贿、挪用公款和作伪证。

经过大约15小时彻夜审议,法院19日凌晨宣布驳回申请。院方说,案件的一些关键因素、包括三星出资是否用于换取回报仍有争议,因而“现阶段难以认定逮捕(李在镕)有理由、有必要并且妥当”。

特别检察组认定李在镕向“亲信干政”案核心嫌疑人崔顺实共计行贿430亿韩元(约合2.5亿元人民币),以借助后者的政治影响力,换取朴槿惠政府支持三星物产和第一毛织两家公司合并。

除了向崔顺实控制的两家韩国基金会注资,三星集团还涉嫌以培养马术选手的名义向崔顺实控制的一家德国法人提供资金,供崔顺实的女儿使用,以及向崔顺实及其外甥女成立的韩国冬季体育英才中心注资。

李在镕去年12月在接受韩国国会调查时称,三星从未以捐赠或资助为代价享受特惠。本月12日,他接受特检组讯问,承认向崔顺实方面提供资金,但目的不是换取好处,而是迫于来自总统朴槿惠的压力。

2015年,同属三星集团的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合并。这一合并案被视为对李在镕巩固自己对三星集团的继承权和获取经营权至关重要。

这一并购案当时备受争议。反对并购的投资者认为,并购将拖累三星物产的股票价格。但是,作为三星物产的主要股东,韩国国民年金公团支持合并。

检方16日起诉主管韩国国民年金公团的原保健福祉部长官文亨杓,指控他滥用职权,在任期间指示国民年金公团官员支持合并。检方继续调查文亨杓在这一案件中是否得到朴槿惠的授意。

特检组发言人上周说,向崔顺实行贿等同于贿赂朴槿惠,检方已经掌握证据,证明朴槿惠分得贿款。

李在镕12日接受了长达22小时讯问。18日,他在法庭接受庭审,然后被送往看守所,等待法院作出是否批捕的决定。

离开拘留所后,李在镕直接去公司上班,然后回家,稍后返回公司继续上班。他上周接受长时间讯问后,同样立即回到公司上班。

三星公司一名主管告诉韩联社记者:“这是正常工作安排,并非刻意为之。”不过,分析人士认为,李在镕试图以此向外界显示,尽管受到调查,他仍然掌控三星电子的运营,同时意在展现自己体力充沛。

【太大而不能倒?】

法院不予批捕李在镕,引发争议:即李在镕是否“太大而不能倒”,他免遭逮捕是否会影响对“亲信干政”案中其他当事大企业的调查和处理。

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在声明中批评法院的决定,说道:“总统受到弹劾,崔顺实被逮捕……但是三星依然安然无恙。”该党一名议员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法院的决定显示三星集团站在韩国权力阶层的顶端,这一结果将不利于特检组今后的调查。

共同民主党前党首、韩国下届总统竞选热门竞选人文在寅表示,法院的决定“出乎意料,令人非常遗憾”。

律师兼政治评论家金南根(音译)认为,法院担忧对韩国经济的冲击,因而对李在镕不予批捕。他说,对“涉及这么大数目的钱并且有如此充分证据”的案件,法院通常会签发逮捕令。

按资产排名,三星集团是韩国最大企业,总收入相当于韩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大约五分之一,出口占韩国出口总值的20%以上,其中三星电子又是三星集团的核心企业。

李在镕是三星电子会长李健熙的独子。李健熙2014年因心脏病发作住院后,李在镕成为三星的实际掌门人,并且于2016年10月进入三星电子董事会。在《福布斯》杂志排行榜上,李健熙是韩国身家最高的个人,资产达148亿美元,李在镕的个人资产为58亿美元。

李健熙1996年和2008年两次因贿赂、挪用公款等罪名指控被定罪,但是都被判缓刑,最终都获得时任总统赦免。

著有多本有关三星集团及其企业文化的韩国作家沈正泽(音译)说:“韩国人普遍认为,李氏家族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因此许多韩国人希望,调查这起案件的检方能证明这种想法是错的。”

韩国经济界对李在镕一旦被捕的后果表达了担忧。韩国经营者总协会16日表示,如果逮捕李在镕,将导致“严重的经营空白”;韩国中小企业中央会召开紧急记者会,请求“考虑处于危机的经济状况,把搜查限度控制在最小范围”。

韩国经济界担心,逮捕李在镕可能在韩国大企业中引发连锁反应,波及整个韩国经济。除了三星,向崔顺实掌控的两家韩国基金注资的还有15个大企业集团,包括现代汽车、SK、LG、韩华。

在申请逮捕令的当天,“亲信干政”案特检组发言人表示,特检组认为,“相比(李在镕被捕)可能对国家经济造成的冲击,维护正义更重要”。

法院驳回逮捕申请后,特检组表示,特检组与法院在“法律观点”上有分歧,特检组对法院的决定“深感遗憾”,将“继续坚定不移地”深入调查这起案件。

韩联社报道,特检组下一个调查对象是SK集团。报道说,朴槿惠与SK Innovation公司会长金昌根单独会面,谈及向崔顺实控制的基金会注资及赦免SK集团会长崔泰源。青瓦台前政策调整首席秘书安钟范16日在宪法法院接受审理时承认,他接到朴槿惠指示,赦免因挪用公款获刑的崔泰源,金昌根后来发短信,表示“绝不会忘记这天大的恩惠”。(惠晓霜 新华社专特稿)

( 编辑:张洁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