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舍睡觉打呼被打

“孩子住在学校不到一年,就被伤成这样。”提起孩子在学校的遭遇,家住延安市的马先生气愤不已,面对着延安市人民医院的转院建议和孩子后续的治疗费用,马先生已不堪重负,他希望学校能支付孩子后续的治疗费用。

班主任电话称孩子身体不适

马先生15岁的儿子马国瑞,是延安市延大附中初一五班的一名学生,平日因离家较远,马国瑞便留宿于学校与12名学生同住。然而在学校住宿还不到一年,马国瑞就出了事。马国瑞的父亲马延春讲,4月18日下午4点多,孩子母亲接到了学校班主任的电话,称孩子身体不适,头痛作呕,随即家人赶到学校,并将孩子带回家休息。“回家后,娃精神不振,总说他头疼,想睡觉。” 马延春说,直到第二天他带着孩子到人民医院做了检查,并向当地公安机关报了案。

医院建议开颅 术后建议转院

马延春提供的延安市人民医院影像中心CT检查报告单显示,检查科室为神经外科门诊,检查部位头颅,左侧额颞顶部内板下见大小约7.8*2.3CM带状高密度影,CT值约72HU:左侧大脑半球受压移位:左侧脑裂、脑沟及脑室受压变窄,中线结构略右移。“医生当时建议要立即做开颅手术,家里花了数万元为孩子做了手术。”马延春说,术后恢复期孩子再次做了复查,情况不容乐观。

一份会诊记录单显示,左侧颞骨骨折并部分缺如。左侧听小骨链略显上移,双侧水平半规管发育畸形。初步诊断:左侧颞骨骨折、左侧听骨链中断?经保守治疗后左侧听力无明显变化,建议转上级医院进一步治疗。“孩子的左耳现在听不到声音,我真想不明白之前还好端端的孩子,怎么会变成这样。”提起事发原因,马延春气愤不已。

睡觉“打呼噜”被打 学校先后支付10万元

如今,马国瑞就医于西安市高新医院,他的一张照片显示,头部有一道足约8厘米的手术疤痕。6月6日,马国瑞在电话中告诉华商报记者,17日晚睡觉前,宿舍舍长曾因他晚上打呼噜而警告过他,随后他向往常一样进入梦乡,没想到晚上11点左右,他突然被宿舍舍长在头上狠狠打了一下,事后,他的头越来越痛,没忍住在宿舍吐了两次。第二天他请假在宿舍休息时,并被母亲接回家里,第三天在医院做了检查与手术。

马延春说,学校先后支付治疗费用10万元,但如今已花费了十几万治疗费,学校支付的治疗费用也已经用完,面对后续的治疗费用,家中无力支付,对此他多次前往学校与办案派出所,并与涉事孩子家属联系,但均未得到有效回应。“发生这样的事,学校未及时通知家长,而且也未及时采取救治措施。”马延春认为,校方教师、宿管未尽到应尽的责任。

6日下午,华商报记者来到延安大学附属中学寻找负责人未果,该校门房一工作人员要求记者到延安大学行政办公室了解情况,随后华商报记者来到延安大学宣传部,一位韩姓负责人说,因不了解具体情况,将于事后给予记者说明。

对此,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宝塔派出所所长柴斌说,该案由延安大学派出所负责。记者来到延安大学派出所,一位黄姓负责人称,该案已移交至宝塔派出所,目前该案还在调查当中。

律师:可向第一责任人提出赔偿

校方应承担补充责任

延安一位资深律师表示,受害人如需要主张权利,首先侵权行为已经发生,且对方有过错,同时损害事实与结果有因果关系。如具备这些条件,可向主要责任人,即侵权人的法律监护人按照损害提出赔偿。

最高人民法院损害解释包括医疗费、营养费、伙食费、伤残赔偿金、后续治疗费等,主张者必须以实际损失为准,即拿出相关票据。如侵权行为损害结果已经发生,被侵权人可先行垫付,出院后按照司法途径追偿。

学校在监管范围内应尽到的保障义务未完全尽到,只应承担补充责任,而不是承担全部责任,即在第一责任人不足以承担过错范围内的责任时,承担补充责任。

如主要责任人构成刑事责任,则按照刑事程序办理。

“对于马国瑞的遭遇,建议他的监护人先找第一责任人协商,如协商不成,先行垫付治疗费,后续走法律途径。”该律师说。

截至7日下午记者发稿前,延安大学未作出有效回应。

当时车厢里人不少,但芳芳说询问警察局电话时并没有人帮忙。供图/芳芳

被打女留学生微博

试图留证 手机差点被抢走 打人者被指为团伙

芳芳说:“他抢手机不是为了钱,是因为我拍了那名女孩,他们知道我要报警,怕我把照片交给警方。”

当地铁到达下一站时,黑人男子拿着抢走的手机跑出了车厢,芳芳追了出去,同时大喊。一名华人面孔的中年男子帮她拦下了黑人男子并拿回了手机,之后芳芳试图拦住白人女子不让其离开,但没有成功。

芳芳告诉法晚记者,她去了附近警察局,讲述了当时的情景并进行了身体检查。根据芳芳提供的警察局调查报告显示,“女生于8日清晨在地铁站被抢。手机被抢走之后被夺回。该女生遭歹徒袭击,全身多处淤青,但并没有严重的外伤。”

不过,截至记者发稿,芳芳告诉记者,目前警方并没有任何消息,她只能继续等待。芳芳在微博上说:“我从警察局回家之后一直很恐惧,以后再遇到怎么办?继续被打又报案?”

微博认证为国家大剧院媒体公关部项目主管高晶在转发芳芳的微博后表示,她“上上周刚到巴黎和朋友坐地铁到巴黎北站,上来三个女孩一白一黑一个好像棕色皮肤,言语举止极没教养,各种挑衅和人身攻击,其中黑发白人女子就是照片中这个!其他人不太确定但看来是个团伙”,她同时表示,此类事件“好猖獗,在巴黎真心没有安全感。”

华人讲述 遭遇抢劫时有发生 辱华事件比较少见

在巴黎第二大学留学的李同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侮辱华人的事情的确是听说过,但是大部分法国人还是特别友好的。”

她告诉记者,法国的治安确实比较混乱,比如一些抢劫外国人钱包、手机的事情曾经就发生在她的周围。“两年前,我的室友就曾经被抢了手机,当时是几个外国的移民抢了她的手机,后来通过监控警方抓住了那几名疑犯,手机也被归还。”

她讲述,华人被抢的事情时有发生,但是涉及辱华的事件还是比较少。“我所知道的就是《观点》杂志之前的辱华文章,还有巴黎地铁上涉嫌辱华的广告,我周围的法国朋友都特别好,我也没有遇到过任何辱华的事情。”她认为,更好地融入当地人,让他们更加了解自己是化解这种问题的关键。

不过,她也向记者反映,巴黎警察的办案效率还是有待提高。“不仅仅是报案,就是去警察局办个手续,他们的办公效率都是挺慢的。一方面是现在移民多了,类似的抢劫案件也变得越来越多,而且每个案件都不可能很快侦破,所以很多案件就慢慢积压下来。还有一个原因和法国人的生活、工作习惯有很大关系,下班时间或者到了假日,工作的事情肯定就先放一旁。所以很多事情他们处理起来很慢,但是他们的态度还是很好的,不论你是法国人还是外国人。”

她向法晚记者表示,针对抢劫事件,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不要露富、不要在晚上单独出门:“第一,很多的中国游客、留学生经常是一身名牌、穿金戴银并且携带大量现金出门,这样很危险,碰到抢劫的话损失就会很大。所以在去一些治安不好的街区时,最好不要带贵重的东西,也不要携带大量现金。第二就是不要在晚上单独出行。因为我知道很多都是一个或者两个女生晚上在某条小巷里被抢。所以,最好不要在晚上去一些陌生的、行人少的地方,最好是多人同行。”

对于辱华现象,李同学表示,这样的事情多是发生在很少数人身上,她认为华人团体和法国政府都应该让更多人了解中国人的生活和文化,而那些少数人把一些法国问题和自己的生活问题强加到外国人身上,是很不对的。“少一点误解,就少一些这样的事。”

专家解读

经济不景气 成恐袭目标 当地人出现排外情绪

法国中国问题专家、巴黎第八大学地缘政治学博士皮埃尔·皮卡尔在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一事件的发生与目前法国国内的经济、社会状况是分不开的。

“法国现在成为恐怖袭击的一个目标,这也导致部分法国人开始对外国人有了一定的排斥。另外一个原因是现在法国和整个欧洲的经济情况并不乐观,许多法国人认为外国人的进入,导致他们的收入、生意情况更加糟糕。”皮卡尔博士说。

皮卡尔博士表示,部分法国人对于中国人的误解其实还很严重。“华人移民的时间、年龄、受教育程度、经济背景的跨度相差都很大。”他告诉记者,“最早有来自东南亚的华人到法国躲避战争,此后在80年代,很多中国人来到法国做生意。而现在,更多的中国留学生到法国定居。各种背景情况都不太一样,就现在新一代来法的中国人来说,他们都有着不错的经济背景和受教育程度,融入法国社会的程度也较高。”

不过,由于最早的华人移民生活、经济条件并不好,导致法国人对于中国人产生了一点偏见,而此后随着一批华人的“下海成功”,一部分当地人就认为是中国人导致他们的经济每况愈下。在这种背景的影响下,一些法国人就把怒火撒到某些华人留学生身上。

皮卡尔博士说:“这是非常错误的观点,需要他们更快地转变自己的观念和态度。”

文/记者 李志豪

中国女留学生美国被追尾 嫌犯将其枪杀

中国女留学生美国被追尾 嫌犯将其枪杀

当地媒体报道称,枪手为一名叫Holly Davis的32岁的女子。根据报道,中国女留学生和Holly Davis各自所驾驶的汽车在亚利桑那州Tempe的一个交叉路口相撞后(未讲明是否追尾),中国女留学生遭到Holly Davis的连续枪击,所驾驶的汽车失控后撞上另外一辆有5名乘客的汽车。

凶手正面照

枪手开枪后逃逸,但目前已经被捕在押。关于其开枪动机以及到底说了什么,目前暂不知晓。

中国女留学生美国被追尾 嫌犯将其枪杀

据信死者来自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目前侨报记者正在设法与校方及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联系,了解进一步消息。

中国女留学生美国被追尾 嫌犯将其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