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咚—咚……”伴随一阵破碎机、挖掘机密集的轰鸣和漫天烟尘,云南,玉溪,抚仙湖北岸一幢三层小楼应声倒地,最终消失在湖边。中央、省属企事业单位资产开始退出抚仙湖一级保护区了!从4月20日开始,13家单位占地813亩的建(构)筑物会陆续被拆除,到今年年底将把这些区域交还给湖滨缓冲带生态修复工程,交还给绿树和湿地。

拆除施工现场

最先退出一级保护区的云南省交通运输厅澄江培训中心从1995年开始营业到现在已有22个年头。从网球馆、小楼、简易房到记者那刻还在里面写稿的综合办公楼,用不了几天,这片曾给周边村民留下深刻记忆的“高大上”建筑群将被彻底抹去。看着警戒线内钢铁侠似的大型机械撞击、搅动着白色的高墙,村民小刚说:“从小就在‘交培中心’附近玩儿,有时还好奇地溜进去看一看,现在这些印象将永远留在脑海里了。但抚仙湖就就一直在,过去、现在和将来一直在。”

拆除施工现场

巨响中,又一栋小楼倒下,恍如时光穿梭回20年前。面对此时此情,曾在玉溪工作多年的云南交通运输厅机关服务中心主任刘庆邦却显得很踏实。

拆除施工现场

他说:“总的拆除退出的占地面积是50多亩。资产处置我们明确就是要起带头、起率先的作用。先退后办,后面再按程序来办理。人员安置问题,涉及的人将近有30多个,按相关的政策处理。我们就是先从保护区退出,后边的留下那一部分等省委省政府的政策出台以后,我们严格的按照要求执行。”

拆除施工现场

所谓抚仙湖一级保护区,包括水域和湖滨带,就是指抚仙湖最高蓄水位以下的区域和最高蓄水位沿地表向外水平延伸100米的范围。阳光、蓝天、净水、抗浪鱼……仙湖美景醉人,一时间勾起多少培训中心、酒店、农家乐临湖而建,又引来多少游人如织。按中国传统文化中“水生金”的说法,一级保护区“人气”“财运”应该都很旺。目前,这片区域尚有中央、省属企事业单位占地813.15亩,建(构)筑物面积达12.6万平方米,涉及职工574人。还有县属企事业单位13家,私营企业15家,宾馆、农家乐284家。更值得关注的是,这里还有近1万户2.8万居民,他们原本就是祖祖辈辈亲水而居。要真正修复一级保护区的生态,这些人、这些建筑都是政府无法绕开的问题。由此来看,刘庆邦所说“先退,做表率,先带头”就颇有深意了。

仙湖美景

抚仙湖是我国最大的深水型淡水湖泊,拥有全国近十分之一的淡水湖泊蓄水,近九成的湖泊I类水,200亿方的水量相当于为13亿中国人每人储备了15.8吨可以直饮的优质淡水。然而,这一湖净水也面临保护危机。

仙湖美景

玉溪抚仙湖管理局局长武继昌此前就很痛心。他曾说:“湖里原本有鱼类25种,其中土著鱼类12种,现在能看到的土著鱼只有4种了!还有很多物种都消失了!”多位专家认为,这种退化与沿湖近18万人口在14万亩土地上耕作,和每年600多万游客造成的人为干扰有直接关系。

与云南大理为整顿洱海流域保护区核心区餐饮客栈服务业而暂停商户营业的措施既有相似又有不同,玉溪市对抚仙湖的保护采取了更加决绝而彻底的方式。抚仙湖一级保护区退出机制覆盖面大,关乎数万人的利益,“硬骨头确实不好啃”!但武继昌却说:“中央、省属企事业单位有13家,还有市县企事业单位包括民营企业有28家,还有周边的农家乐、小宾馆有238家,以及周边的老百姓1万户大约2.8万人。中央省市县企事业单位在今年年底全部退出,老百姓的,就是2.8万人在十三五全部退出。”

湖那么大,人那么多,人与湖当如何自处,又当如何共处?仙湖若无恙,四岸天地宽——把钢筋混凝土让给抚仙湖,留给仙湖更多休养生息的空间,也许才是最好的相处之道。

仙湖美景

阳光如练,微风抚水,望着远处湛蓝起伏的湖水,武继昌告诉记者:“拆除一家就恢复一家,这些地方以后全部用于湖滨生态建设,一部分建湿地,一部分就是种树,来恢复抚仙湖保护的最后一道屏障。”(记者李健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