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中国扶贫在线讯 2017年3月27日,兰考成为河南省贫困退出机制建立后的首个脱贫县,焦裕禄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终于摘掉了贫困的“帽子”。那么,兰考是如何在自然条件并不优势的地方率先脱贫的呢?其示范意义何在?需要我们从理论和政策层面加以总结和梳理。

兰考是焦裕禄精神发源地。55年前,焦裕禄拼尽一生,发誓改变兰考风沙、内涝、盐碱的面貌。兰考,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的联系点。2014年3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焦裕禄当年找到防治风沙良策并取得成功的地方——兰考县东坝头乡张庄村,叮嘱当地干部要带领群众艰苦奋斗,早日脱贫致富。三年来,兰考以习近平总书记扶贫开发思想为指导,打赢了脱贫攻坚战,实现了“敢教日月换新天”的凤凰涅槃。

兰考脱贫的经验和做法

群众脱贫是根本。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指出,“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关键在贫困的老乡能不能脱贫”。让农村贫困人口如期脱贫,不仅是脱贫的本质要求,也是最终判断我国是否建成全面小康社会的重要标志。在以往兰考的扶贫中,驻村工作队到岗并开展工作后,村干部没有意识到驻村工作队只是帮扶力量,自己才是脱贫的“主角”,因而产生了依赖思想。不少村干部认为,驻村工作队来了就得给我们修路,就得解决实际问题。不仅干部如此,群众更是认为扶贫就是给东西,“等、靠、要”的思想普遍存在。

只有解决“等、靠、要”思想,才能树立起脱贫信心。兰考扶贫不养懒汉,不能靠在墙根晒太阳,不能伸手要救济,成为扶贫的优先任务。通过努力,贫困户从“与己无关”到“以我为主”,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被大大调动起来。《小康》杂志记者了解到,三义寨乡付楼村村民郝金刚在砖窑干活时被砸断脚,落下终身残疾,与两个幼女相依为命,被确定为“兜底户”。老郝自卑,不愿与人说话,少与乡邻往来。帮扶工作队和村里商议后,帮老郝建院墙、盖厕所、添家具;并带他参观养殖场、拜访邻村养殖户,鼓励他搞养殖。2015年7月,老郝买了25只优质种兔和饲料,建了兔舍;2016年,卖出7批兔子顺利脱贫。事实使他认识到,如果自己不想站,别人扶也扶不起来;如果自己想站着,别人谁也打不倒。

把握精准是要义。兰考按“一进二看三算四比五议六定”工作法,扎实开展了多轮排查摸底、督查联动、统筹认定等精准识别工作,明确“扶持谁”的问题。建立县级领导联系贫困村制度,通过精准派人和全面覆盖,解决“谁来扶”的问题。针对不同原因、不同类型的贫困户,制定了12项有针对性的帮扶政策,并在项目安排、资金使用和措施到户等方面创新方式方法,确保所有建档立卡贫困户都能有相对稳定可靠的收入来源和增收渠道,解决“怎么扶”的问题。对精准识别的贫困户,驻村工作队根据致贫原因,分类施策制定帮扶计划,建立一户一档,一户一计,做到精确到户、精确到人、脱贫不漏一户、不拉一人。严格标准程序,按照户年人均纯收入稳定超过国家扶贫线和“两不愁三保障”的标准,逐户核算家庭收入等信息并进行公示公告,遵照贫困发生率、基础设施建设和基本公共服务达标率的要求,统筹考虑产业发展和集体经济情况,科学解决了“如何退”的问题,确保贫困户和贫困村退出过程和结果符合精准要求。

领导担当是关键。让好钢用在刀刃上,是兰考对扶贫的思考,也是精准扶贫的关键。2014年,习近平总书记两次考察兰考,叮嘱兰考的党员干部要像焦裕禄那样到群众中去,想办法让农民的钱袋子尽快鼓起来。打响脱贫攻坚战以来,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各级党委政府和党员干部统一思想认识和行动,把脱贫攻坚作为头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来抓,出台专门实施意见和扶贫攻坚规划,选派专职工作队伍充实到全县所有贫困村。发挥党组织作用,开展以争创“脱贫攻坚红旗村”“基层党建红旗村”“产业发展红旗村”“美丽村庄红旗村”为主要内容的基层党建活动;通过评优表彰,给予村支书和其他“两委”干部每人每月300—500元不等的奖励,以激发基层党组织活力。领导带头干,干部比着干,群众跟着干。开会在晚上,因为方便党员干部白天进村工作。把脱贫攻坚作为锤炼干部、转变作风的主战场。要想得到重用,先去驻村;要想得到提拔,必须下到一线。兰考先后选拔345名年轻干部,派驻115个贫困村。坚持“五天四夜”工作制。在大大小小、各行各业的微信群工作中,凌晨还在讨论工作的情景屡见不鲜。确保不脱贫不脱钩。坚持政府推动、市场拉动、农户主动、科技带动、金融撬动“五轮驱动”,县扶贫领导小组、县直部门、乡镇领导班子、驻村工作队和贫困农户“五级联动”,层层落实帮扶责任,构成脱贫攻坚的强大合力,提供了强有力的保证。

基础设施要先行。中国流传这样一句话:要想富,先修路。这句话在兰考县同样得到了印证。曹庄村,过去是兰考县有名的贫困村,这里人多地少交通不便。村民常常这样描述自己的生活:天晴一身土,下雨一身泥。村里道路坑坑洼洼,雨水聚集、泥泞不堪,下雨天根本出不去。河南省公路局干部葛占伟担任曹庄村第一书记后,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公路修到每家门口。优先发展交通并非个案。周边的村子也纷纷加快公路修建,完善交通设施。三年来全县完成交通基础设施投资7.9亿元人民币,路网结构得到不断优化;所有行政村之间实现统一划路,通畅率达到100%,115个贫困村实现了村内主干道硬化。现有城乡客运干线126条,城乡公交线路10条,行政村客车通达率100%。行政村通邮率100%。

通电通水也跟上。以端庄村为例。增设了三台崭新的变压器,电网进行了升级改造,居民在夏天不用再担心停电了。村上现在装机容量有800千伏安,户均2.32千伏安,超过了1.5千伏安的脱贫标准。动力电充足,可以满足村办加工厂的用电需求。如永辉彩印包装公司吸收32户贫困群众入股,每户每年至少可以分红1500元。家家户户用上了自来水,原来水烧开后锅底沉一层泥,安全饮水工程实施后,水可以直接喝。

持续发展靠产业。脱贫攻坚伊始,兰考人意识到,没有产业,穷根拔不掉。因此,把脱贫攻坚与供给侧改革相结合,找准特色产业,让贫困户在家门口稳定增收。三年来,兰考从打造“一村一品”“一乡一业”到建设产业集聚区、特色产业园,从小微企业遍地开花到多家上市公司落户,实现了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村民在县内务工率达60%以上。2016年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21124元和9943元,比3年前分别增长10164元和4297元。

堌阳镇徐场村是兰考县远近闻名的乐器村,全村有一多半的人口从事着和乐器相关的工作。琴风路、琴颂路、琴华路……每一条街道都以琴命名。兰考泡桐与民族乐器甚至西洋乐器结缘于上世纪80年代。上海民族乐器厂琵琶制作大师韩富生到兰考,在一农家听到主人拉动风箱烧饭时发出的清脆悦耳声音,得知适宜在沙土地生长的泡桐,由于纹理细腻、木质疏松、不易变形、抗腐蚀性强等特点,是制作民族乐器音板的绝佳材料。自此有了乐器生产和乐器村。在徐场村,60%的农户拥有自己的乐器工厂,年收入一般在百万元以上。打一个电话、敲一次键盘,乐器订单从国内各大城市甚至从国外飘然而至,或是通过电商平台和现代物流,分送到各地乐器店家。

产业集聚是强县支撑。兰考重点引进行业龙头企业、上市公司,恒大、正大、禾丰、格林美、富士康等一大批龙头企业相继在专业园区开工建设。在乡镇,围绕产业延链补链,按照“一乡一业”或“多乡连片一业”,引进产业体系配套企业,建设6个乡镇园区,带动群众创业就业。在农村,围绕让群众在家门口就业致富,大力发展群创产业,稳步增加农民收入。产业的稳健发展,为全县整体脱贫奠定了坚实基础。

资金投入是保障。没有钱办不成事。兰考创立了政府主导、金融部门参与、上市公司带动的“三位一体”金融扶贫模式,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银行和省农行、建行、中行、邮储银行等均与兰考签订了合作协议,为兰考发展提供长期的资金支持,中原证券成为兰考与资本市场近距离对接的重要窗口。在全省率先建立“先拨付、后报账、村决策、乡统筹、县监督”的资金分配机制,有效提高了扶贫资金的使用效率。先后拿出3000万元风险补偿金撬动各类金融机构向贫困户发放贷款3亿元,并对已脱贫户通过信用评定争取银行贷款提供政府贴息,有效解决了贫困户贷款难的问题。县财政拿出1500万元,将贫困人口全部纳入重特大疾病救助范围,切实缓解了因病致贫的问题。对未脱贫户中的小学生每人每年资助300元、初中生每人每年资助1200元、高中生和中职中专学生每人每年资助5000元,以免贫困代际传递。对兜底人员全部纳入低保,60岁以下人员给予每年1000元临时救助,保障其基本生活。此外,申请并获批国家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入选财政部第三批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示范项目,创造股权合作新模式,为产业扶贫和县域发展提供了充足的资金保障。

兰考脱贫的示范意义

脱贫不是梦想而是现实。兰考是著名的贫困县,不仅因为穷,更因为有一位县委书记焦裕禄。1966年2月,新华社记者穆青等人的长篇通讯《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把焦裕禄作为县委书记带领老百姓治沙治贫的事迹传播给国人,国人知道了兰考县,知道了兰考是贫困县。焦书记带领乡亲种下的泡桐树,拢住了沙、长成了林;他决心摘掉兰考的贫困帽子,但严重的肝病夺走了他42岁的年轻生命。贫困延续到新世纪。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的脱贫决心,兰考各级干部和群众的共同努力,兰考的脱贫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

兰考的脱贫表明,自然条件恶劣可能致贫,但因势利导,坏事可以变成好事,恶劣的自然环境可以转化成可资利用的独特资源。尚未脱贫的地区和人,可以去看兰考人如何把精神力量转换成物质成果的,这对提升脱贫信心有帮助!

兰考的榜样作用可以效仿。当年的焦裕禄,曾被誉为县委书记的榜样;而今的兰考脱贫同样具有榜样作用。全国有592个贫困县,有4335万贫困人口;兰考的脱贫表明,脱贫并不单是提高贫困地区的人均收入,更重要的是贫困人口要有敢于脱贫的精神和勇气。贫困是一个综合现象;党和政府有了帮助贫困者脱贫的决心,贫困人口也要有用自己双手创造幸福生活的愿望。兰考人做到了,难道条件不比兰考差的地方做不到?

脱贫后的持续发展要靠产业支撑。贫困是个相对概念,脱贫标准“水涨船高”:人均年收入、就业比例、产业开发项目等,只有保持在一定水平之上,才能脱贫。脱贫后如何使贫困人口如何不返贫,生活如何节节高,需要在扶贫理念上,变单纯“输血”为“输血”“造血”并举,重在培养“造血”功能。我们期待,兰考继续做出榜样,兰考在脱贫之后更上层楼,向小康进军、向富裕进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国人,树立更好的榜样!(周宏春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