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怒江,独龙族妇女在纹面时必须穿上盛装。摄影/陈昱州

今年11月1日,全国各地展开为期10天的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被众多媒介多次报道的独龙族历史的活化石文面女,再次被关注。

由于独龙江乡气候潮湿,独龙族人习惯住在半山或山顶上,居住较为分散。为了确保第六次人口普查工作的顺利进行,独龙江乡边防派出所民警与负责独龙江乡人口普查的工作人员提前一个月就到独龙江乡的6个行政村展开了入户调查工作。

最新普查数据显示,目前在世的独龙族文面女总共有48人,其中4人为半文,其余44人悉数全文。年龄最大的有100多岁,最小的50多岁。岁月改变了她们的容颜,细嫩光滑的脸颊上,已被岁月碾上了一道道深深的印痕。不变的,是那用棘刺蘸锅烟灰水刺在脸上的墨蓝色面纹。

由于独龙族是从原始社会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在这以前,他们并不用公元纪年,因此,没有人知道她们的真实年龄,也不知道她们几岁文面、她们为什么文面。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们将逐渐消逝,并终将只呈现于人们的记忆和图文、影像资料中。

11月26日,在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复查结束之时,本报采访组驱车2000多公里,再次翻越白雪皑皑的高黎贡山,深入神秘的独龙江上、中、下游村寨,希冀以一种全新的方式,再度回望独龙族历史的活化石文面女,展现其历史的肇端及嬗变的轨迹。同时,在独龙族文面女还未成为真正的历史以前,尽可能地记录、收集、整理这段“历史”。

云南怒江,使用木刺在描好的图案上敲打刺穿皮肤。摄影/陈昱州

丙秀芳(全文)75岁

现居独龙江中游孔当村

兼职为来访者扮演文面师

75岁的丙秀芳是所有采访对象中最为特别的一位文面老人。从她身上,不仅能直观、详细地了解文面的整个过程和细节,还能通过她自身的婚姻了解独龙族人独有的转房婚俗。

独龙族婚俗中的转房习俗是沿袭着把妻子作为氏族(家族)内部财产及劳动力不得外溢的古老习惯而保存着的一种婚俗。比如,3个兄弟中若大哥死了,长嫂便转给二弟为妻;若二弟死了,其妻可转房给三弟。但如果大哥死时,未婚的二弟、三弟均不同意转,也可以转房给堂兄弟或叔父或其父为妻。

年轻时候的丙秀芳,在嫁到夫家没几天,她的新婚丈夫就过世了。丈夫有个哥哥,按照传统的转房婚俗,丙秀芳自然而然地就转房做了大伯的妻子,并生育了3个儿女。

丙秀芳老人的家在离乡政府所在地孔当村委会5公里的木切旺小组,1999年修通的独龙江公路就从她家的门口过。这也是丙秀芳老人开心的事。也因此,她和同村的木兰英成了被访频率最高的文面老人。

由于老人的表姐以前就是专门给人文面的文面师,打小时候起,丙秀芳就经常亲眼目睹表姐如何给别人文面,再加上自己的亲身经历,她熟悉整个文面的所有细节。

如今,身体硬朗的她每天除了要下地做农活外,她还兼了一份职扮演文面师,专门为外访者演示整个文面的全过程,而她也能从中获得一定的报酬。

或许与外界接触多了,老人不仅能心领神会外访者的意图,还能说诸如“你好”、“谢谢”、“再见”等简单的汉语,而且还非常有镜头感。只要看见有人拿镜头对着她,她就会立即对着镜头露出笑脸,还会用独龙语哼个小曲之类的,从偶尔听到的“毛主席”、“共产党”等词可以明白其大意。

云南怒江,将调好的锅烟灰和碳灰在年轻妇女的脸上描绘花纹。 摄影/陈昱州

王才代(局部文) 96岁

原居住于独龙江下游巴坡村

独龙江下游唯一仅存的文面女

96岁的王才代,家住独龙江下游巴坡村,她是目前独龙江下游唯一仅存的文面女。

由于老人在1996年就搬到贡山县城和二女儿一起住,人们曾一度以为巴坡的文面女已经全部消失了。直到今年11月初,贡山县政协组成调查组深入独龙江乡开展独龙族文面女生存现状调查,才在老人的二女儿家把老人“找出来”。也是这次,她才以文面女的身份被正式列入文面女统计范围。

王才代老人的下颌部位有竖的四条面纹,印痕都比较模糊。“本来是要全文的,因为我怕疼,还没开始拍刺,我就叫。所以就只文了下巴上的几条,而且当时文面师下手也比较轻,文得也不深,所以痕迹都很淡。”老人指着下巴说。

由此,也印证了半文有文面女自身主观意愿的因素一说。

虽然在县城生活了十几年,可老人在家里生火塘、烤芋头的习惯一直没有改变。二女儿为了让老母亲烤火,专门在厨房一角砌了一个火塘。老人每天早上都要邀约两个老伙伴去怒江边上去捡柴,一回到家就生火烤她最爱吃的芋头。

云南怒江,独龙族妇女纹面时使用锅烟灰和碳灰混合加水调拌均匀。摄影/陈昱州

木文新(全文) 86岁

现住丙中洛双拉村,

原居住于独龙江中游孔当村

“北京好大、好漂亮。如果我还年轻,就不回来了”

木文新家在离贡山县城约20公里的丙中洛乡双拉村小茶腊小组。

小茶腊小组背靠高黎贡山。全村老少都居住在海拔2000多米的山顶上,是个独龙族移民村。全村42户人中,独龙族有36户共114人,都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从独龙江搬迁并定居下来的。

前几年,当地政府修通了人马驿道,村民进出便不再走坡陡路险的羊肠小道。即使如此,对于不常走山路的人来说,从山脚爬山进到村里,也需要好几个小时的时间。

11月28日,记者一行3人在小组长李春荣的带领下,爬了4个多小时的山路,来到小茶腊小组木文新家。独龙族人居住的典型木楞房边,木文新老人正搂着三只小狗崽在晒太阳。

木文新在20多岁的时候,受已经在小查腊安家的伯父一再相邀,才举家从独龙江孔当村搬迁至小查腊。

木文新一生勤劳、淳朴、善良。丈夫病逝后,瘦弱的她靠到山上扒地瓜、挖野菜,含辛茹苦独自抚养3个女儿。如今,她已经是四世同堂,和小女儿住在一起,过着平淡而幸福的日子。

虽然已是86岁高龄,可老人身体康健、耳聪目明,思维也很敏捷。现在每天她都要帮小女儿照看17只羊和家附近种的草果。

木文新脸上的文面,属典型的全文蓝黑色的刺纹从眉宇间开始,一路沿鼻梁,顺双眼往左右脸颊,直至下巴,鼻尖和嘴唇也尽数全文,整个面纹远看酷似一只翩翩起舞的美丽蝴蝶。

老人有5个姐妹,唯独她一个人文面,具体原因她也不知道。翻译转述她的原话:“那时候,文面是一件很平常的事,虽然很疼,但父母让文就文了。”

对于自己脸上的面纹,几十年过去了,老人从来没有觉得有什么与众不同。

去年9月,政府组织她和其他两位文面老人一起到北京免费旅游一个月。到了北京,无论走到哪里,她和同伴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人们都争先恐后地要和她们拍照、合影。

“北京好大、好漂亮。如果我还年轻,就不回来了。”说完,老人迅速捂住脸,羞涩地笑起来。(文/cfp)

云南怒江,独龙族妇女纹面时使用锅烟灰和碳灰混合加水调拌均匀。摄影/陈昱州

云南怒江,孔当村孔嘎村小组耿开芳,现年79岁。摄影/陈昱州

云南怒江,孔当村孔嘎村小组,耿开芳,现年79岁。摄影/陈昱州

云南怒江,独龙江献九当村,开汝娜,现年72岁。摄影/陈昱州

云南怒江,独龙江巴坡村 王才代(半纹),现年96岁。摄影/陈昱州

云南怒江,双拉村小查腊村小组,木文新,现年85岁。摄影/陈昱州

云南怒江,孔当莫切旺村小组,丙秀芳和丈夫在一起,现年75岁,12岁时纹面。摄影/陈昱州

云南怒江,孔当莫切旺村小组,丙秀芳,现年75岁,12岁时纹面。摄影/陈昱州

更多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