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6.7%、6.7%。

前三季度,中国经济以一种倔强的姿态,不断前行。

“更有信心了”、“更要加把劲”、“政策还要更精准、更有力度”……朴实的语言后面,流露出全国政协委员们对三季度以来的宏观经济数据,既谨慎又乐观的情绪。

“加快转型升级,最重要的手段是创新,最重要的领域和着力点是实体经济。”全国政协常委、民建中央副主席王永庆的话,几乎是接受采访的全国政协委员们的共识。

信心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见成效

从年初一直到本周二,全国政协委员梅兴保参加了大大小小十几场调研和座谈。三季度宏观经济数据一出来,他就逐条与调研得来的情况仔细对照分析。

“第三季度GDP增速达到6.7%这个数字一出来,心里立即觉得踏实了。”梅兴保介绍说,中国经济自从改革开放以来的30多年里,形成了一种带有规律性的变动趋势,全年经济增长主要看二季度和三季度,而且第四季度往往数据要比前几个季度高一点。“三个6.7%,就意味着第四季度达到6.7%以上的概率很高,全年应该在6.7%以上。”

年初,梅兴保随全国政协调研组在东北、山西等地调研时,心情与现在截然不同。“中央定的是6.5%至7%的一个区间数。只要能达到6.5%就算完成目标了。”梅兴保解释说,看到有些资源大省的增长率快滑到负数了,没有人能轻松起来。

三个季度,中国经济发生了什么?委员们的答案是改革加速。

全国政协委员贾康的解释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遵循了始于上世纪80年代的改革逻辑,从制度供给入手推动全局。其中,财税体制改革是一枚重要的棋子。“不过,中央部署的一些任务,现在还没有完成。要在剩余的两个多月里完成,压力很大。”

梅兴保的观察则相对细致。他引用统计局的数字说,(前三季度)原煤产量下降10.5%、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产成品存货同比下降1.6%、商品房待售面积自3月份以来连续7个月减少,以及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业、水利管理业、农林牧渔业投资同比分别增长43.4%、20.5%和20.1%,这都说明“三去一降一补”政策收到了实效。

亮点

5%背后的转型

“中国经济总体平稳,稳中有进,稳中提质,亮点不少。”全国政协委员、会计审计学家张连起对前三季度经济数据评价说。

19日上午,王永庆看完国家统计局的新闻发布会后,特地比较了一下中国经济与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发展数据。

“可以说,我们前三季度的经济形势非常不错,6.7%已经在世界领先了。”王永庆说,而且经济发展的结构也在不断向好,第三产业增加值超过27万亿元,增长率也达到了7.6%。

另据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显示,前三季度,战略性新兴产业同比增长10.8%,增速比规模以上工业高4.8个百分点。

就业数据明显好于预期,是另一大亮点。

“9月份31个大城市的城镇调查失业率低于5%,这是自2013年6月份以来首次低于5%。”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盛来运介绍说,“前三季度城镇新增就业1067万人,提前一个季度完成全年预期目标”。

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政协副主席陈小平最近一直在省内调研企业。他发现,随着我国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就业形势也发生了结构性转变。

“以前一个工厂做几年的是普遍现象。现在几个同学、几个原来的工友合伙创办一家企业,用创业带动就业的形式也多了起来。”陈小平说,就业的形式在不断变化,方式也更加灵活、多样,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经济的活跃度在增强、一些新型产业得到了较快发展。

就业与结构转型的关系,国家统计局通过一份报告给出了解释。2012—2015年间,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可以带动非农就业增加200万人,比2009—2011年间多增加约65万人。这是我国经济增速放缓但就业仍保持总体稳定的根本原因。

建议

政策精准加快落地

全国政协委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刘惠好比较关注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撑作用。

18日,中央人民银行发布数据,2016年前三季度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的74.2%,同比低0.7个百分点。

“近几年,我国金融市场发展速度比较快,这是因为前些年实体经济发展速度明显快于金融市场建设形成的空间。”刘惠好说,同时,“不能过度强调金融作为产业的独立性,而淡化与实体经济的关联性。”

在具体策略上,刘惠好建议,要协调好央行调控的逆周期特征与商业银行的顺周期运营特征,从而逐渐摸索建立起一套运作良好的体制,在总量工具的边际效应下降时,能有效提高金融政策的精确度。

王永庆在金融方面关注的是中国金融杠杆率过高的问题。

“目前,国内一方面通过PPP项目模式缓解地方债风险,另一方面通过资产证券化和信用违约互换等方式缓解银行坏账率和改善资产负债表。此外,正在推动通过债转股方式化解央企、国企的经营压力风险。”王永庆提醒说,要早做预案,及时做出调整,否则后期引发金融风险的概率就会逐步加大。比如债转股主要表现在以煤炭、粗钢为代表的产能过剩行业。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看,石油、石化、烟草等传统盈利行业的利润能力在下降,而钢铁、有色行业则在继续亏损。

张连起建议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基础上,要适当扩大总需求。“只有把教育、医疗、养老、体育、文化等老百姓的需求激发出来,促进消费升级,增强内生动力,才能更好地做好稳增长、防风险的大文章。”

他同时提出,在标志性的改革领域比如国企改革、中央地方支出责任、民间资本投资准入等方面,要有更为实质性、实效性的突破进展,以支撑中国经济更好地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