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敬伟 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奥巴马很尴尬——他的任期可能不会留下光明的尾巴。亚太再平衡战略,或许不会为下任政府继承。英国《金融时报》的专栏作家拉赫曼认为,奥巴马重返亚洲的外交政策可能“沉入太平洋的波涛之下”。

的确,奥巴马遇到了大麻烦。相比当年奥巴马入主白宫时的豪情万丈——发誓要像林肯和小罗斯福总统那样改变美国历史,现在看来奥巴马的历史定位还难以盖棺。

他拯救了危机中的美国,但美国经济复苏的动力不足;他将美国拉出了伊拉克反恐战争的泥潭,但中东又出现了更危险的恐怖主义势力--IS(伊斯兰国)恐怖主义国家化,美国反恐导致越反越恐。更糟糕的是,奥巴马的中东回撤战略,使美俄在叙利亚的博弈占了下风,让欧洲和海湾盟友对美国失去信心。伊朗核危机的解决,开罪以色列和沙特两个中东盟友。美国人要算沙特政府和基地组织在9.11的旧账,更使美国和沙特关系面临新波折。

奥巴马中东战略回撤,是将战略关切放在了亚太。他在2011年的一次讲话中强调,“美国是一个太平洋大国,将坚守这一地区”。重返亚洲,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成为奥巴马政府的战略重点。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再平衡”的目标是中国。

美国拉起的朋友圈,给中国制造了地缘政治麻烦。日本、菲律宾、越南,成为从东海到南海积极对抗中国的马前卒。朝核危机发酵,萨德入韩提上日程,中韩蜜月关系破裂……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导演”下,中国周边形势似乎很糟糕,美国占据了对华绝对的地缘战略优势。

只是表面现象。中国在西太平洋地区并未屈服,也没有被美国的战略抢逼围所吓倒。相反,中国周边邻国在和中国进行一番博弈后,开始反思跟在美国后边反华的后果。尤其是菲律宾,在经历阿基诺三世的强烈反华、南海仲裁案后,杜特尔特政府开始和美国疏远。他不仅宣示不加入美国在南海的联合巡逻,还要驱逐美国在菲驻军,而且计划访问中国,将中菲两国的南海岛屿争端,通过两国谈判解决而非借力美国并将两国岛争国际化。其他亚洲国家,即使安保依赖美国,和美国属于更密切的盟国关系,但也不愿意在中美两强之间选边站。从新加坡到韩国,都希望在中美之间维持相对平衡。

中美在南海也差点擦枪走火。在美国航母舰队对中国岛礁进入抵近示威之后,两强针锋相对的危险系数在加大。美国不得不思考,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目的是激活一个和美国对抗的中国,和中国进行另一场“太平洋战争”还是和中国维持相对平衡的和平战略。肯定的是,在亚洲国家对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失去激情之后,奥巴马任期也开始结束了,这样的战略难以为继。

2016大选的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曾是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设计者之一。她是一位政治机会主义者,正忙着和共和党的搅局者展开激烈宣战,对于奥巴马时代的对外战略无暇顾及。特朗普则是一位反全球化主义者,更不会延续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

支撑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地缘经济战略是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在美国有了梗阻。TPP被奥巴马视为阻止中国制定全球经贸规则的地缘经济战略,他一直公关其他11国加入其中。TPP谈判艰难,最终签署,但在各国立法机构批准环节,美国国会成为大阻碍。不仅如此,2016年两党候选人都表示反对TPP。对其他国家而言,如果美国国会不批准TPP,美国在亚太区域的经贸领导力也就成为一句空话。

TPP在最后环节可能流产,这让奥巴马备受挫折。其他国家都在观望,看奥巴马有无能力在其最后的任期内让国会批准TPP。但事情显然很不乐观,以至于越南国会要等到美国大选尘埃落定之后再决定是否批准TPP。这意味着,奥巴马在任期之内很难看到TPP落地实施了。

布局亚太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两大战略充满不确定性,奥巴马能够传给后任者的战略遗产又有哪些呢?关键是,这两项攸关亚太区域的战略功亏一篑,美国留给亚太国家的印象是始乱终弃、缺乏公信力。这样的美国还能在亚太区域充当列国信任的领导者吗?

就此而言,亚太再平衡战略地区“沉于太平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