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一块块画像砖是古人生活的“照片”,定格了古人衣食住行、生产劳作的画面,那一幅幅敦煌壁画就堪称是古人生活的“连环画”,串起来就是一个以佛经为依据的故事。

作为敦煌石窟艺术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壁画反映了各个时期的佛教文化、社会生活、神话传说和开凿历史等方方面面,完整地呈现了敦煌文化发展脉络。

12月27日,浓郁的古风夹杂着华丽的色彩扑面而来,敦煌艺术大展就在万众期待之中惊艳亮相,强势霸屏大家的朋友圈。如果最近几天“言不提敦煌”,你简直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成都人。

对于普通观众而言,这场关于文化、艺术的饕餮盛宴,不听讲解简直摸不着头脑。一走进展厅,都不晓得从哪儿落脚。此时此刻,你不妨躲过卧佛前拥挤的人潮,来成都博物院负一楼欣赏几幅“文物级”的临摹壁画。看不懂也不要紧,你只消把眼前的巨幅作品当做一本动漫或者连环画,说不定会有意外惊喜。

你可知道1980年代风靡一时的动画片《九色鹿》,就取材于敦煌壁画《九色鹿本生故事》。榆林第3窟的《普贤变》中,不仅有峨眉山的迤逦风光,竟然还有唐僧、孙悟空、白龙马的身影?你以为十二星座是西方文化的专属,没想到莫高窟第61窟的《炽盛光佛》中居然有黄道十二宫悬浮虚空……不可一语道尽。

日前,记者采访了敦煌研究院专职讲解员翟鹏,请他讲述敦煌壁画中那些隐藏的故事。

九色鹿:

敦煌最早的连环故事画

对不少80后而言,对敦煌的印象来自一部叫做《九色鹿》的动画片。这部曾经伴随着几代人成长的经典之作,来源于敦煌一幅《鹿王本生故事》壁画。这是敦煌最早的横条连环故事画,曾经获赞是“莫高窟最完美的连环画式本生故事”。

这幅壁画,讲述了九色鹿王用爱唤醒爱的故事:它救起了一个失足溺水者,却被这个人出卖,惹来国王追捕。乍一听有点类似于当下“扶老人”的社会新闻。

具体是这样的:古印度恒河边,有一只美丽的鹿王,鹿角白如雪,身上的毛色有九种不同的颜色,它只要站着不动就能看到身体闪着七彩光,美得动人心魄。一天,九色鹿奋力救起一个失足溺水者。当溺水者感恩戴德,表示要当牛做马报答它的恩德时,九色鹿只是恳求他保守见过自己这个秘密。溺水者满口答应,扬长而去。

豪华的宫殿里,王后梦见了美丽的九色鹿,她一心想用多彩的鹿皮做褥子,用鹿角做打拂柄。禁不住爱妻软磨硬泡,国王昭告天下寻找九色鹿。重赏之下,那个溺水者忘却了当初的承诺,他向国王报告了九色鹿的秘密,并主动带路去猎杀九色鹿。九色鹿虽有好友乌鸦的报信,终还是没有来得及避开。当它见到那个溺水者时,悲愤的眼泪划过眼角。被俘之前,它向国王阐述了前因后果,深受感动的国王下令不许任何人捕捉九色鹿。而那个溺水者因为自食其言遭到报应,他浑身长疮,满口腥臭,应了当初的誓言。

明知救人可能暴露行踪,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如果你是九色鹿王,还会不会毫不犹豫地伸出鹿角去营救?这与当下“扶老人”的困境如出一辙,发人深省。

值得一提的是,这幅壁画的构图独具匠心,打破了一般作画单向推进叙事的方式,改为从画面的两头开始讲故事,而画面中央是故事高潮和结尾的特殊布局,给人留下回味和想象的空间。

普贤变:

最早的唐僧取经画

1986版的电视剧《西游记》,几乎是暑假的标配。其实在榆林第3窟的西壁,有一幅叫做《普贤变》的壁画。

壁画之中,普贤菩萨乘着大象,舒展右腿半跏趺坐在莲座上,冠带、披帛、璎珞随风飘扬。他手拿经书,俯视苍生,脸上写满了慈悲的表情。还有菩萨、天王、罗汉和天人,众星拱月般地环绕着他,乘云浮游于大海之上。

如果仔细查看这幅气势磅礴的画卷,你会发现画面上方的仙山琼阁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崇山峻岭之间,瀑布飞流直下,各个山头之间的亭台楼阁一目了然——这不就是四川峨眉山的风光嘛。

在画面的左侧有一个熟悉的情景,白马、猴头、僧人。这不是《西游记》吗?僧人头顶着一圈耀眼的佛光,白马背负着莲花座和佛经。由此推测,这是玄奘取经成佛归来的场景。不同于玄奘法师双手合十、弯腰作揖的严肃,他身后毛脸雷公嘴的猴子仰着脑袋,有些野性未泯、玩世不恭的表情。

敦煌研究院专职讲解员翟鹏介绍,早在唐、宋时期,就有民间艺人在宣讲、演义唐僧取经的故事。如宋代就有《大唐三藏取经诗话》,女真人统治下的金国也有唐僧取经剧目《唐三藏》,元代有吴昌龄编写的《唐三藏西天取经》杂剧,元末明初又有杨讷编写的杂剧《西游记》。明代吴承恩更是在上述传说、平话、杂剧的基础上,创造出一百回的章回体小说《西游记》,突出了玄奘及其假想弟子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和白龙马一路降妖伏魔的神话故事。

除了剧本、小说,唐代就曾有过关于西游记的绘画作品,宋代著名文学家欧阳修的著作就明确记载:景佑三年(公元1036年),欧阳修与友人同游扬州寿宁寺,看到该寺经藏院的一面墙壁上有五代时绘的玄奘取经画,精美堪称“绝笔”,只可惜后来画与寺都已毁掉无存。

值得一提的是,敦煌壁画有6处与玄奘取经相关的场景,以这一幅最为清晰,而且比吴承恩的《西游记》早了整整300多年呢。

五百岁出嫁图:

剩女的挡箭牌?

众所周知,敦煌4.5万平方米壁画堪称一部包罗万象的百科全书,更被学术界公认为是“国画版的半个中国美术史”,也是古人生活的连环画,唐朝人如何穿衣打扮、吐蕃族女子如何举行婚礼,还有妇女推的婴儿车、小孩穿的背带裤,都能从壁画上一探究竟,并且与史书形成鲜明对照。

开凿于盛唐的第445窟北壁的弥勒经变图,其中勾勒了一幅古人婚礼的场景,不同于现在的小姑娘二十郎当岁就自称为“剩女”,在七大姑八大姨的花式催婚中败下阵来,养成了一颗恨嫁之心。佛经中的女子五百岁才出嫁,婚礼照样风风光光。如果再遭遇“每逢佳节被相亲”,姑娘们不妨扯过这幅壁画作为挡箭牌——着什么急呢!

壁画上的婚礼生动展示了唐代北方地区的婚礼场面和行礼时男拜女揖的习俗:在一个宽大的院子外面,搭建了一个大大的帐篷,一对新人和众多宾客在里面把酒言欢,其中一人还在翩翩起舞。其中有个有趣的细节,新人向双亲礼拜时,新郎五体投地跪拜宾客,新娘则欠身行礼,傧相侧立于旁。因武则天掌权,唐朝女人地位比较高,实行男拜女不拜的习俗。

可是,为何女子五百岁才出嫁呢?隋唐时期,中国人觉得从印度传来的“累世修行”有些无望,便开始渐渐流行“净土思想”。为了吸引更多信众,此时的佛国极乐世界降低门槛,佛国世界金砖铺地,树上生衣,不仅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还由龙王喷雨,夜叉鬼打扫,人的寿命长达八万四千岁,女人则五百岁出嫁。

炽盛光佛:

壁画上的十二星座

“山羊水瓶双鱼牡羊座,金牛双子巨蟹座,狮子处女天秤天蝎射手座,女人的心,千变万化”,优质偶像王力宏的一曲《星座》,揭示了都市男女的婚恋观——爱情印证着星座神话。其实在敦煌第61号窟中,古人依据《佛说无比大威德金轮佛顶炽盛光消灾吉祥陀罗尼经》绘制了一幅炽盛光佛的壁画,其中就有十二星座的图案。

炽盛光佛即金轮佛顶尊,从佛身毛孔能发射出炽盛光明,主消灾避祸。元代对此深信不疑,壁画中的炽盛光佛,乘坐高轮牛车,车尾巴斜竖两面龙纹旌旗,右手食指顶金轮,七曜(音:yao)星神四周簇拥,二十八宿列于云中,黄道十二宫悬浮虚空。

壁画上的十二星座图,虽然距今已久,却依然清晰可辨:南面的狮子座、宝瓶座、人马座,还有北面墙上的双鱼座、巨蟹座、双子座。摩羯座会更加不同一点,从羊身鱼尾变成了龙首鱼身。它们作为佛像的陪衬,隐匿在炽盛光佛和九曜星宫的身侧。

你以为星座是西方文化的产物?其实我国很早就形成了自己的星座体系,比如周朝初期的《周礼》中已经有二十八宿的部分宿名,战国曾侯乙墓的墓葬出土了绘有二十八宿图像的漆箱盖。

五百强盗成佛:

浪子回头金不换

在莫高窟第296窟的南壁中层,有一幅《五百强盗成佛》的壁画,讲述了一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故事,满满的都是正能量。

根据佛经记载,在古代南印度一个叫憍(音:jiao)萨里的王国,有五百个强盗占山为王、开仓夺粮,与官府分庭抗礼、盘踞一方。各级官府虽多次用兵,但终未获胜。

后来,告急的奏章纷纷飞送到都城,国王波斯匿王选派了精兵强将前去镇压,强盗寡不敌众,战败被俘,遭受挖眼的酷刑,并且被放逐到常有野兽出没的荒郊野外。

虎落平阳被犬欺,强盗悲愤绝望,发出凄惨悲切的呼号。佛祖听到后心有不忍,于是用神力将香山妙药吹入五百强盗的眼中,让其双眼复明。众强盗惊疑不定,见佛陀已来到面前,他们无不感激佛陀的慈悲之心,纷纷跪倒在地,聆听“善恶有报”的教诲。他们个个俯首悔罪,愿意皈依佛门,于是佛陀为他们剃度说法。

从此,五百强盗每日跟随佛陀在山中修行,经过多年的苦修,最终修成五百罗汉。